<acronym id='48h6m'><em id='48h6m'></em><td id='48h6m'><div id='48h6m'></div></td></acronym><address id='48h6m'><big id='48h6m'><big id='48h6m'></big><legend id='48h6m'></legend></big></address><span id='48h6m'></span>
        1. <fieldset id='48h6m'></fieldset>
          <dl id='48h6m'></dl>

        2. <ins id='48h6m'></ins>

          <code id='48h6m'><strong id='48h6m'></strong></code>
        3. <i id='48h6m'></i>
          <i id='48h6m'><div id='48h6m'><ins id='48h6m'></ins></div></i>

        4. <tr id='48h6m'><strong id='48h6m'></strong><small id='48h6m'></small><button id='48h6m'></button><li id='48h6m'><noscript id='48h6m'><big id='48h6m'></big><dt id='48h6m'></dt></noscript></li></tr><ol id='48h6m'><table id='48h6m'><blockquote id='48h6m'><tbody id='48h6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8h6m'></u><kbd id='48h6m'><kbd id='48h6m'></kbd></kbd>

          中篇:見鬼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草莓视频app黄_草莓视频app黄下载安装_草莓视频app深夜福利

          恐怖傳說

          謝振午想要見鬼的怪異癖好,其實早在他念小學的時候,就有那麼點兒跡象。

          當時,他所就讀的小學盛傳著一個恐怖的傳說——

          在日落黃昏之際,如果在操場的中間挖個半徑十公分、深三十公分的坑洞,然後在洞口上放置一塊透明的玻璃片。窺看之前,要先在玻璃片上放上一撮自己的頭發,焚燒後,將玻璃片擦拭幹凈,再從玻璃片上往洞內窺看,心裡默念著往生親人的名字,就能看見往生親人的鬼魂。

          一開始,謝振午對這檔事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後來純粹是因為他所心儀的女生趙慧安想用這個方法再看她往生的媽媽一眼,他才勉為其難地陪她去做這件事。

          兩人來到操場,謝振午不費吹灰之力,很快就在操場上找著瞭幾個挖好的洞口,顯然這個傳聞已經吸引瞭不少人來試探真假。

          謝振午和趙慧安相視一笑,選瞭其中的一個洞,將預先準備好的玻璃片鋪放在洞口,分別用剪刀剪下瞭一綹頭發,各自捏在自己的手上。

          我先來好瞭。隻是,該看誰才好呢?謝振午嘀咕著,算瞭,隨便哪個人都行,就……外婆吧!

          打定主意之後,謝振午把捏在手裡的頭發擺在玻璃片上,點火將頭發焚化。

          頭發瞬間焚燒成灰,玻璃片模糊成一片。

          謝振午將玻璃片擦拭幹凈,趴下身體,在心裡默念著外婆的名字,並使盡目力瞪視玻璃片。看瞭好一會兒,隻覺得眼睛陣陣發酸,眼淚幾乎就要流瞭出來,玻璃片還是玻璃片,並沒有出現任何影像。

          什麼嘛!根本看不到我外婆,一定是騙人的!

          謝振午不禁出聲埋怨。

          你看不到嗎?那換我來看好瞭。

          趙慧安拉瞭拉謝振午的衣袖,示意換她試試看。

          謝振午應聲挪至一旁,趙慧安則依樣畫葫蘆,焚燒掉她自己的頭發,並擦拭幹凈玻璃片,俯下身去看。

          喂,看見什麼沒有?

          沒有啊,模模糊糊的,什麼也看不見。趙慧安邊看邊說,正講著,忽然脫口驚叫,咦?等一下,好像有人,我看到瞭……我看到瞭……”

          真的還是假的?讓我瞧瞧。

          謝振午興奮地擠瞭過去,探出頭湊近趙慧安的腦袋,試著瞪視玻璃片。

          冷不防,趙慧安發出一聲驚呼,陡地撐起身體,後腦勺不偏不倚撞中謝振午的門面。

          謝振午被撞得眼冒金星,鼻中一陣酸熱,差點兒沒痛得暈厥過去。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謝振午正想出聲痛罵趙慧安一頓,卻發現趙慧安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時天色漸暗,偌大的操場裡,透著一絲詭異的空寂感。謝振午一頭霧水,全然不曉得發生瞭什麼狀況。

          該不會……趙慧安真的看見她媽媽的鬼魂瞭?

          可是,她怎麼會嚇跑瞭呢?

          心念一轉,謝振午狐疑地彎下腰,再次湊上前瞪視那塊玻璃片。看瞭半天,依舊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真是見鬼瞭!謝振午啐瞭口口水,決定明天再向趙慧安問個清楚。

          當天晚上,謝振午便做瞭一個噩夢。

          他仿佛置身在遊樂場的鬼屋裡,放眼望去,四周盡是無邊無際的黑暗,隻有一條微亮的狹窄走道,看不見盡頭地往前延伸。

          黑暗中,陰風慘慘,冷得猶如千年冰庫,帶著些微的怪異臭味,用力註視,可以發現兩旁隱隱有人影晃動,卻又看不分明。陣陣的哀號及呻吟聲,由遠而近,一波接著一波洶湧而至,好像有很多人正遭受著極為痛苦的折磨,不能自已地發出絕望的慘叫。

          謝振午無法遏制內心的恐懼,驚駭地往前奔逃,越往前跑,哀號聲越加響亮。

          也不曉得跑瞭多久,最後,謝振午終於筋疲力竭,一跤摔倒在地上。

          忽然,他發現前方不遠處站著一個人,正輕輕地對著他招手。

          他一骨碌從地上站起身,大聲對著那個人求救,並大步往前疾奔過去。

          奇怪的是,謝振午身形一動,那個人也跟著拔腿疾走,任由謝振午怎麼拼命使勁往前追趕,就是無法追上那個人。

          追瞭一陣,謝振午突然覺得那個人的背影很眼熟,再仔細一瞧,咦?那不是趙慧安嗎?她怎麼也在這裡?

          趙慧安,不要走,你等等我……”

          那人聞聲回頭,果然就是趙慧安。

          可是趙慧安並沒有因此稍停腳步,反而面無表情地將頭轉回,繼續輕飄飄地往前疾走,一晃眼,便走進一扇門裡。